?
 首頁
用戶登陸:  密碼:   快速注冊  
分站: 中國西部煤炭網  華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華中站 | 東北站 | 校友錄 | 回音壁
 首  頁  煤炭新聞  政策法規  新聞寫作  技術論文  項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礦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價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資調劑  礦山機電  煤礦人才  

莫楊:記憶里的外公

中國煤炭新聞網 2019/10/25 19:56:27    散文薈萃
  不知道他退休了多少年,只知道童年的記憶里他一直生活在農村,住在那座顯得有些破舊的青瓦房里,和院里的普通農民那樣,春耕秋收、忙忙碌碌。但我又總覺得他和院里的其他人不一樣,仔細一想,可能是因為他有著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工人經歷吧,那種體魄和氣質是院里其他人所沒有的!
       我的外公,他有著一米七八的身高,行走在路上身材顯得異常魁梧,初次見面的人還以為他是高干退休,他面目嚴肅,似乎還能把人唬住。那在陽光下光得發亮的禿頂,兩側有些卷發,那種違和感中還略帶些沉穩與內斂,高鼻梁大圓臉、水滴狀碩大的耳垂,在搭上炯炯有神的眼睛,仿佛能夠看清他年輕時候英俊的樣子。我見過他年輕時候的模樣,那是一張有些泛黃的黑白證件照,通過這張照片可以看到那時候的他一頭卷發、年輕帥氣,在搭上一件時髦的中山服,簡直勝過現在的小鮮肉,說到這,就連外婆回憶起也是連連稱贊。
       外公是個懷舊的人,我時常看他翻看他那破舊不堪,極富年代感的手提包,年代劇里干部掛在自行車上的那種包,包里面也沒別的,就一些他退休前的各種證件、票據、書信、小物件等,而他每次翻看的時候卻都小心翼翼、如數家珍,生怕給弄丟了,就連我這個旁觀者都知道他這包里都有些什么了。那時候的我還小,只知道坐在一旁看稀奇,還不時的問這問那,他一邊看一邊仔細的整理,嘴里還不時的給我解釋著這些東西的由來和故事,我坐在一旁,似懂非懂的聽他講述著。家里人都喜歡聽他講他的過往和收集的小故事,幾十年的人生經歷通過他栩栩如生的描述,讓我們聽得津津樂道、目瞪口呆,讓人仿佛置身于他那段充滿激情的歲月和那個極富滄桑感的年代。杜撰和編造,我從來也沒有去懷疑他所說的真實性。通過這些故事,才知道他以前是橋梁工人最后又到了礦上直至退休。  后來我才明白,這些物件和經歷對他來說并不是單純的一件東西和事件了,而更多的是一種念想,見證著他從工作到退休的這段人生歲月,也見證了他從青蔥歲月到鉛華洗盡最后到退休還鄉的匆忙經歷,歲月蹉跎、閃瞬即逝,其中滋味,仿佛從他一遍遍翻看舊物時的神情才能夠體會。時常的喃喃自語不正是他那發自內心的獨白和對過往的深刻懷戀嗎!
       外公喜歡嘮叨,也喜歡聽人嘮叨,因為離他家近,就相隔一條馬路的的距離,有時候吃點什么好吃的、饞個嘴,吆喝一聲一個箭步馬上就能跑過去。因為這個原因,所以外公家大大小小的事我都能知道一二,記得小時候,外公經常為了一些瑣事和外婆拌嘴,吵起來外婆還能換著調應對,可外公來回就那么兩句,像個錄音機循環播放似的,正當消停了一會兒,他冷不丁的又冒出一句、齜牙咧嘴,惹得外婆是又好笑又好氣的,幾個回合過來不分勝負,面對充滿“火藥味”的氛圍,我就只有靜靜的坐在涼椅上一聲不吭,假裝看電視,現在想想有時候挺怕外公的。
       九幾年退休的外公,和其他老一輩的建設者一樣,雖然每個月有些退休工資,但總是存著,舍不得花,總想著錢要花在刀刃上,什么吃穿住行啊!休想撬動他那捂得嚴實的腰包。外公是個節儉的人,節儉得讓他成了家人的“笑柄”。記得外公有一雙大頭皮鞋,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買的,從款式和陳舊上來看,可能是他工人時期買的吧!因為可能是他最好的行頭,每逢走親朋或是過年他都穿著這雙擦得锃亮的皮鞋。鞋面倒是亮,可仔細一看,那鞋底都斷裂了好幾處,因為這事兒還時常被外婆“嘲笑”,每當一說起,外公總是一言不發的走開了,后來,子女們看不下去了,每到過年就給他買新的鞋子,可即便如此,他那雙破舊不堪的鞋子依舊不見他舍得扔。
       外公一共三個子女,媽媽是老大,下面是兩個舅舅,因為兩家就相隔一條馬路,所以我和他們就顯得格外親近。不僅如此,媽媽和兩個舅舅很好的繼承了外公的基因,都是一頭卷發,就連我和弟弟也未能幸免,待頭發稍長,卷曲加蓬松,時常被外婆形容成“雞窩”。因為生活,媽和舅舅他們,都不得不各奔東西外出打工,之前在沿海城市,路途遙遠,不得不一年甚至幾年才回一次老家,一到恰逢過年因為忙而沒回老家,有些冷清的老屋,再看看萬家燈火、炮竹聲聲,心里難免有些失落,好在孫子孫女從小跟著他們,許多情感都寄托在他們身上,心里的空蕩就好多了。后來,媽和舅舅到了更近一點的重慶,每逢傳統佳節都會回去陪伴他老兩口,殺雞宰魚、推杯換盞陣陣笑聲好不熱鬧。
       煙、酒、茶對外公日常來說一樣不能少,記得在鎮上上小學那會兒,因為離鎮上有幾里路,他時常叫住我給他帶煙帶酒,兜里揣著的十幾元錢生怕弄丟,記得有一次,遇見一個熟人,他見我提著酒壺,開玩笑說叫我少打點,剩下的錢叫我買零嘴,這么多年我從來沒這樣做過。外公的愛好不多,除了這些,他唯一的愛好就是跟魚過不去,他那屋里,魚竿、魚網、魚簍幾乎全是這些東西,每次看他提著魚簍從河邊回來,我老遠就跑去看看魚簍。說起釣魚,我的第一副魚線就是外公做的,每到放假,我就喜歡屁顛屁顛的跟著他去學釣魚。
       時光飛快,不知不覺外公已經離開了一年多,青瓦房變成了大樓房,后門口的竹林已不在,長年的草垛也沒了,熟悉的地方變了,唯獨不變的是對他深厚的情感。兒時的記憶還是那么依稀可見,有打罵、有愛戴、有教誨,看似剛強,點滴細節卻能感受到哪厚重的愛,他實在且委婉、不善言辭卻飽含溫情,他深沉且豁朗、外表沉穩卻敦厚內涵。踏進你住過的屋子,沉思許久的心緒,就是我對你無比的懷戀。

作者:川煤集團廣能公司綠水洞煤礦 莫楊      編 輯:一鳴
本網站新聞版權歸中國煤炭新聞網與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,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國煤炭新聞網(www.livjdb.live)及其原創作者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?
本站實名:中國煤炭新聞網 中國煤炭資訊網
地址:重慶高新區陳家坪一城新界A棟3-3 郵編:400039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備案序號:渝ICP備17008517號
編輯部電話:(023)68178115、61560944
廣告部電話:(023)68178780、13996236963、13883284332
編輯部:
業務合作:   QQ群:73436514
Loading...
彩票在线投注